贵州快3APP

酒鬼酒舉報人石磊再發聲明:天上有張網 罩得我窒息

時間:2019年12月25日 13:56:42 中財網


  原標題:舉報人石磊再發聲明:天上有張網 罩得我窒息
  我是石磊,湖南湘西公司原經銷商。12月18日,我向湖南湘西州市場監管局實名舉報54度老非法添加甜蜜素,至今已經6天,事件總算有了實質性進展。

  24日下午,湖南省市場監管局委托湖南省食品質量監督檢驗研究院,對市場上正在流通的公司相關產品共30個批次開展隨機抽查行動,還邀請了媒體參加,并且表示將向全社會公布抽查結果。

  目前,關于此事,社會輿論已然撕裂,有人關注是否添加甜蜜素,有人關注我公司與公司的經濟糾紛。在這之中,“報復”、“陰謀”、“勒索”、“謀取不當利益”等種種言論,紛至沓來。

  眾說紛紜之中,唯一能夠讓真相變得清晰起來的,恰恰是市場監管部門對“是否含甜蜜素”的深入調查、信息披露。孰是孰非,都建立在這一個基礎之上,那就是:封存在我倉庫里的5萬多瓶里,到底有沒有甜蜜素?

  期待湖南省市場監管局的下一步動作,期待真相早日水落石出,給廣者、及關心此次事件的公眾一個交待。

  湖南省市場監管局還責成湘西州市場監管局,對我舉報的2012年54度老相關產品,嚴加管控,并依照相關法律法規和人民法院的判決依法處置。

  2016年,我公司發現54度老中含甜蜜素之前,有4萬多瓶54度老已經流入市場,作為經銷商,這是我公司無法控制的情形。但在發現這一問題之后,我公司就迅速對相關產品封存在庫。

  在此,我也再次請求監管部門,對我公司封存在庫的5萬余瓶54度老進行檢測,待有了結論后,再由相關部門依法處置。我也呼吁消費者將此前購買的54度老送檢。

  24日上午,湘西州市場監管局的工作人員,也來到我們位于湘西州吉首市的公司,湘西州市場監管局工作人員要求我們提交一些對“舉報老非法添加甜蜜素”的補充材料,包括我公司與公司的代理合同、資金往來票據等。按照市場監管局的要求,我公司對舉報相關補充材料,均已提供。

  湘西州市場監管局還去到我公司的倉庫中,清點封存的54度老的數量,并對我公司提出要求:在調查結果出來之前,我公司倉庫封存的54度老不得再在市場上流通。

  湘西州市場監管局說,如該批產品擅自流入市場,所產生的一切后果由我公司承擔。

  其實,我公司早在2016年發現問題后,就自覺地封存了從公司獲得的所有54度老,哪怕公司不承認添加了甜蜜素,就算監管部門不提出這個要求,我們公司也不能昧著良心,再把這些質量存疑的酒拿去賣,去坑害消費者。

  這是我實名舉報非法添加甜蜜素的第6天,我也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壓力,來自公司的,來自網絡的,來自購買了公司股票股民的,或許還有其他看不見的……
  在此,我想再一次簡單梳理下幾個媒體已然反復報道的事實:
  一、
  我舉報之前,是多次委托檢測機構檢測出倉庫內的酒含有甜蜜素(一次進行了公證)。之后,我多次與公司溝通無果,無奈訴諸法律。法院對我公司提供的程序合法、事實清楚的檢測結果,不予證實,也不予證偽,我公司向法院提出,由法院進行司法鑒定,但法院對這一請求,卻予以拒絕。

  數日前,一邊派人守住我的倉庫,一邊向湘西法院申請強制執行,意圖把我倉庫的酒拖走。

  二、
  媒體報道后公司兩次聲明,試圖魚目混珠,稱交付于我公司的為2012年生產,在出廠時符合國家食品安全相關標準和規定。

  但實際上是,國家標準從2007年起,就嚴令禁止白酒中添加甜蜜素,具體政策可查閱《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》(GB2760—2007)、《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》(GB2760—2011)、《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》(GB2760—2014)。

  三、
  公司稱,涉事酒品在出廠時符合國家食品安全相關標準和規定。那么,對交付給我的涉事酒品,公司到底有沒有進行甜蜜素檢測呢?

  眾多周知,每一批酒出廠時都會經相關部門質量檢測。公司將2012年54度老交付給我公司時,質量檢驗報告也隨之交付。根據這份質檢報告,2012年9月,公司委托湘西州質量監督檢驗所檢驗,檢驗項目均為“合格”,但是,從報告中可以看到,“甜蜜素”并未列入檢驗項目。

  出廠時就根本未檢測甜蜜素,公司稱涉事酒品“符合國家食品安全相關標準和規定”的說法,能排除“酒中有鬼”嗎?

  現有經銷商向我提供了兩份不同批次的出廠檢驗報告。其中,2018年10月31日產的(精品),同樣未進行甜蜜素檢測;值得一提的是,2019年1月8日產的52度500ml紅壇(高度柔和),進行了甜蜜素檢測,結果為“未檢出”。

  為什么,有的酒品進行了甜蜜素檢測,有的卻沒有?請大家思考。

  四、
  今天上午,湖南省市場監管局帶著媒體去檢測市場上的。但對我公司封存的已然檢測出含有甜蜜素的,卻責成湘西州市場監管局“嚴加管控,并依照相關法律法規和人民法院的判決依法處置”。對于湖南省市場監管局,我只想說,我舉報的是“倉庫內的含有甜蜜素”,這句話很難理解嗎?來我倉庫檢測封存的,是還原真相和平息輿論唯一的鑰匙。

  昨日,股價跌停。我也看了網上的評論,股民們把我罵慘了。我可能愧對購買股票的散戶,但我想說的只有一句:股價與食品安全,孰輕孰重?

  作為一個食品經銷商,我發現問題后,第一時間封存了倉庫,停止銷售,我對每一個的消費者,問心無愧。

  在此,奉勸公司,做企業就是做人,無論你是央企、民企,還是一個卑微的經銷商。一個白酒企業想長足的發展,食品安全是最重要的,也是最基本的;消費者是你的衣食父母,你可以碾軋經銷商的合法利益,但別將衣食父母們的生命安全視如空氣。

  我不想再贅述這些天來,受到了來自哪些渠道的壓力,一言以概之:天上有張網,壓得我窒息。

  言盡如此,里是否有鬼,可能,真的只有鬼知道了。

  石磊
  2019年12月25日凌晨(.新.浪)
  中財網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